还要继续养猪吗?回头看看再说

    发布时间: 2014-11-11 13:01 浏览次数:

     上世纪80年代起,随着改革开放步伐的加快,中国养殖也得与世界养殖业形成交流。就在这时,规模化、集约化、机械化的养猪模式以广东为起点逐渐向全国各地扩散。任何新的模式的推广都会遇到难以预料问题,在养猪业由散养向着规模化转型的过程中,疾病频发算得上是中国养猪人碰到的最棘手的麻烦。当时养猪人的痛苦可想而知:不熟悉的品种、不熟悉的模式、不熟悉的疾病、不熟悉的西医诊疗技术、对传统中医理念的淡忘等等因素混合而成的最终结果就是铺天盖地的兽药企业犹如雨后春笋一般繁盛在祖国的大江南北。的确,在治疗疾病时化药发挥着既快又好的作用,被疾病折磨的焦头烂额的养猪人根本无暇顾及“欲速则不达”的祖训,不仅在病后使用抗生素,为了预防焦头烂额的再次发生,他们开始在兽药厂的怂恿下在病前也像模像样地使用抗生素,应运而生的“×针保健”“×仙汤”就是这一时代的最好鉴证。令广大养猪人万万没想到的是,中国猪群的“中毒”大戏,自此拉开帷幕。

    养猪人只知道抗生素的好,却不知长期滥用抗生素对免疫系统的严重危害。但是每一个养猪人一定会记得2006-2008年之间那场“红遍”全国的高热病。后来才得知,引起高热病的主因是兰耳病,又称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PRRS)。其实兰耳病并不是什么新鲜的疾病,再往这之前10多年,它只是一种偶尔会散发,对猪群危害并不严重的免疫抑制疾病而已。但是它所引发的高热病却在抗生素大量使用之后(按兽药厂家的宣传,猪群的抗病能力应该大幅提升)的前提下爆发,不得不说,这件事情却有蹊跷。同时人们发现,抗生素在高热病的侵害之下并不能发挥太多作用,还好这个时候兰耳病疫苗诞生了。稍有经验的兽医会发现,上个世纪猪用的疫苗基本上就一种:猪瘟、猪肺疫、猪丹毒三联苗。而高热病风波之后,兽医们仿佛有了打不完的疫苗一样:病毒病要打疫苗、细菌病要打疫苗、不明病原的病也要打疫苗。据粗略统计,规模猪场里,一头母猪从出生到淘汰每年至少免疫20多次。如果某家医疗机构宣布人也要如此频繁地接种疫苗,一定会迎来铺天盖地的质疑。但是因为猪不是人,所以从来没有人因此为猪申诉。虽然后来的人发现,中国猪群第二次中毒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高热病卷走了大量的活猪,也刮起了历史罕见的高价。07年股市的崩盘使得不甘失败的资本家们开始了又一轮欢天喜地地投资,国家也启动各种预案打压猪价,大量资金涌入养猪业。地方政府开始大量鼓励修建猪舍,在某些地方,仅一个村庄就能容纳上万头母猪存栏,可想而知产能过剩来得多么的快。为了支持超额的产能,原料供应必须保证。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让猪“吃饱”,绝大多数猪没办法“吃好”,再差的玉米,只要没有全霉,都可以掺到饲料里,多加点石粉吸吸霉菌就行。霉菌毒素是猪食品安全第一大敌,自此,第三次中毒稀里糊涂地开始了。

    在今年行情低谷之时,当大家还在讨论“母猪存栏量将会大幅减少”、“一半的养猪人将会被淘汰”的时候,没有人会想到自己就是被淘汰的那一个。在很多地方,养猪人的热情正在以飞快的速度淡化着,“养完这批猪就不养了”的念头以不同的频率出现在养猪人的脑海里。比任何时候都差的行情,加上比任何时候都难对付的猪群,确实对需要养家糊口的养猪人没有什么吸引力。长期以来急功近利的养殖方式使得部分养猪人在今年吃足了苦头,使得我们不得不开始考虑去留问题。“以史为鉴,可以明得失”,在去与留的关键时刻,我们是否应该抽出些许时间回头看看,再展望未来的何去何从呢?

          友情提示,本文为和仕康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